南京资讯网

南京新闻 南京生活 南京房产 南京二手 南京美食 南京天气预报
读书 > 读书 > 收入比较公司CEO:网络平台月入200万只是个案

收入比较公司CEO:网络平台月入200万只是个案

2018-01-13 20:20:47 编辑:南京资讯网 来源:南京资讯网-读书

2018年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我也觉得自己不务正业很多人眼里直播并不是一份正当的工作长久以来直播平台的

收入比较公司CEO:网络平台月入200万只是个案收入比较公司CEO:网络平台月入200万只是个案收入比较公司CEO:网络平台月入200万只是个案

  2018年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我也觉得自己不务正业”很多人眼里,直播并不是一份正当的工作,长久以来,直播平台的野蛮式生长,让色情、低俗、无下限等这些标签伴随左右,就算是游戏类主播,水平差的妹子也总比不少大神级的男生更有人气,随着网红经济的高歌猛进,其商业模式也不断进化,除了一些自发入驻直播平台、偶然成长起来的主播外,众多网红背后的专业营销团队也若隐若现,大规模培育网红的“网红孵化器”逐渐进入人们视野,网络直播平台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真格基金、红杉资本、IDG,顶尖投资机构纷纷布局;腾讯、微博、陌陌,互联网巨头相继介入,然而,在依靠网红成为移动时代新的巨大流量入口,享受着流量狂欢的同时,200多家直播平台厮杀混战,也加速了行业洗牌。

  1993年出生的姗姗还带着初入社会的稚嫩,简单的妆容在镜头软件特效下多了一份亮丽,她大部分时间都在专注地打游戏,偶尔会和粉丝互动一下,回复一些问题,只要直播满3个小时,人气达到500个就算完成当日的基本任务量,其他时间,公司并不会做太多干涉,同时记者还采访了国内一些知名网络直播平台公司,在全民直播时代来临之际,这个行业能走多远?它们的商业逻辑和未来又在哪里?成都商报记者任翔网红经纪公司主播背后的神秘“工会”在当下最火的移动直播平台之一“映客”上面,你只需要花几秒钟注册一个账号,就能进行直播,手机摄像头内的天地就是你的舞台。

  “我之前学的是幼教,在幼儿园工作了一段时间,因为受不了那家单位的一些人和事就辞职了,2018年成立的九鱼传媒,就是一家专业做网红孵化器的经纪公司,而在2018年,它的前身还只是一个“工会”

  ”说完姗姗自己先笑了起来”九鱼传媒CEO李旭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一两年前,网络主播活跃的舞台主要还在PC端,顶峰时期全国直播平台近200家之多。

  有一天一个粉丝接连送了姗姗3个价值500元人民币的礼物,这种被人欣赏的感觉让她兴奋了好久,甚至在当时,很多直播平台只允许“工会”入驻,不允许个人主播入驻。

  在同一家公司这样的主播还有十几个,都是像姗姗这样20出头的小姑娘,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到公司开始做直播,李旭称,目前像映客这样的全民直播平台上,很多主播都是自发入驻,这对“工会”造成一定影响,但他们还是会通过其他形式入驻平台,而主播背靠“工会”或经纪公司,也能享受到很多资源的扶持。

  不少人表示:“以后肯定会换个工作的,不过现在反正没其他地方好去,先这样做着吧,赚的钱也够花,从业三年的李旭认为,其中水分颇大,像PAPI酱这样的顶级网红确实收入不菲,但这也只是极端案例,“如果哪个主播告诉你月入10万,基本上都是假的。

  “早期像秀、9158之类的平台都是以播娱乐内容为主,除了要有专门的场所和设备,主播也要有一定的才艺,那个时候主播更像是一些小的艺人,公司还会对这些主播进行一定的培训,当时做主播还是有门槛的,艺人实习生,大多是科班出身,公司会对其进行系列培训,通过各种方式增加曝光度。

  随着电子竞技的发展,关注游戏内容的人越来越多,加上不少电竞选手在退役之后转型困难,当主播成了一条简单快捷的出路,这个时期战旗、虎牙等直播平台开始崛起,也吸引了大量的资本,近日,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网红生态白皮书》显示,当前网红经济变现主要模式有广告、电商、打赏、经纪培训、资本等。

  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开放的用户注册体系使得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主播,直播内容也千奇百怪,吃饭、睡觉、甚至只是坐着聊聊天都有人看,李旭说,对于经纪公司而言,平台分成目前占整体营收的比例并不是很大,但地位依然重要,因为他们比较在乎平台的粉丝数据。

  另一种大都是手里有闲钱的三四线城市的小老板,大都是看一些美女、猎奇等泛娱乐类的直播,这种出手就会比较大方,我们会有人专门维护这类经常消费的客户,如果我们换平台了会招呼这些客户去新的平台消费,我这里有个客户最多的时候一个月给主播打赏了100多万”李旭说,在他们公司挂靠的普通秀场主播,月收入大多在数千元,有的主播直播一个小时收到一两千元礼物,但这只是极少数的。

  拿高薪的不多,交税的很少随着一份“主播收入3.9亿补税6000万”消息的爆出,主播行业的收入问题再次变得敏感起来,主播行业的一些内幕也浮出水面,直播“水有多深”?记者实测:粉丝、礼物都可以“刷”外表风光的主播背后到底有多少是注水数据,或许很难有人能说清楚。

  “这两种其实数量都不多,一般都是比较优质的资源才会这么做,实际上,记者遮挡了摄像头,直播屏幕上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影像和声音,也就是说,即便没有直播内容,记者的房间里依然稳定保持着约20名粉丝。

  据一份调研显示,33.1%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14.6%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1000元,15.9%的网络主播月收入1000~2000元,18.0%的网络主播月收入2000~5000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0元~1万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数据靠刷,这是整个行业的潜规则。

  杨志泰透露,经纪公司一般很少会和这些主播签雇佣合同,一家经纪公司往往会和五六百个主播有合作,如果都签雇佣合同的话,光社保这一块的成本就会达到很高的数额,现在同样如此,一些平台或“工会”的运营人员还会在房间里维护,假扮正常观众不停给主播送礼物。

  ”另外,不少直播平台本身资质也不正规,更别提会有完善的财务制度,圈一波钱就跑的事儿也不少,就在今年01月份,据媒体报道,曾估值5亿的光圈直播倒闭,还欠下300万元左右的员工薪资,现在,李旭的公司有10多名运营人员,几乎一人对接一个平台,旗下主播在平台上开播,运营人员就会进入房间帮忙维持秩序或刷人气,(记者张峰)

来源:南京资讯网

相关阅读

南京资讯网